那些无球可踢的日子

daihao 481 2020-03-15 02:20:28

原标题:那些无球可踢的日子

这次的疫情对体育业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,直接表现来看,不仅中国国内各类体育赛事诸如中超、CBA这样的大型联赛停赛,外援纷纷“逃”出中国,到现在全球性爆发,影响波及的国家越来越多,日本篮球、马拉松等大型赛事停赛,五大联赛也选择延期甚至要停赛,而人们也不禁担心即将到来的欧洲杯和奥运会。虽然颇为无奈地得到了一个长假期,但其实体育人是孤独的,长时间的无球可踢对吃青春饭的运动员来说是苦涩的,而四年一届的奥运会或将取消,意味着有些人努力了四年没有结果,有些人则要错过了他们最后一次奥运之旅。

无球可踢或许是每个足球人从出道到独立都或多或少经历的,无球可踢何尝不是一段人生的孤独,替补板凳的冷冰冰,甚至是球场外、病榻上的怅然所思,这种孤独像是黑夜摸不到墙。

请问当初的你,有多么孤独?

王永珀:从山东到天津,从上海到深圳,辗转半个中国,可我还是那个回家会哭红了眼的“小胖”,无论走到哪里也忘不了曾经无球可踢时的落寞,在那一年滕卡特在鲁能掀起的青春风暴中,原本是主力的我一度只能枯坐在替补席,甚至长达九轮的时间里只能作壁上观,从绝对主力到无球可踢,压力与失望可想而知,在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中,我眼望着刘彬彬、马兴煜这些学弟们全场奔跑的影子,何尝不想在满是泥草味道上释放自我?可我只能更刻苦地暗自努力,终于滕帅认可了我的努力,重新回到场上的我彻底摆脱了“小胖”这个称号,而2013年的单赛季11个中超进球数,无疑就是对那段孤独更好的回应。那一年鲁能的青春风暴失败了,就像是那年我送别滕卡特时说的“你越不喜欢我,我就要越努力”,这就是我对孤独的态度。

展开全文

郑智:大多数人眼中的我,目睹了中国02年的昙花一现,见证了中国联赛从甲A到中超的过渡,乘着留洋春风我与郝海东上演过“中国德比”,鲁能、恒大两段职业履历足够高光,可你知道吗,无球可踢的时光也曾险些消磨了我的意志。从一时兴起选择足球,从辽宁少年队一步步走上职业队,20岁之前的我一度路途平坦,或许我真的以为自己会一路无忧地走上更高的舞台,直到2000年辽宁那场不期而至的大雪,我当时身处的辽宁创业队在产权问题中出现纠纷,被足协予以所有球员在问题没解决前不允许转会的处罚,即便是想踢甲级联赛的我提交转会申请,都不知道所有权在哪儿。那次的风波带给我的,毫无球队比赛机会,到最后一度连训练的地方都没有,甚至只能踢踢野球保持状态,那一年辽宁街头的雪是我人生中最刺骨的回忆,直到两年官司结束我转会到深圳,才迎来了久违的春天。但那段经历对我而言不是绝对的苦涩,夕阳下独自彷徨在街头的影子,在万家灯火、欢声笑语中珊珊而过的画面,在野球场踢球后眺望远处如有所思,这些画面,这些经历,都成为了我日后不仅难忘而且受益终生的回忆。

张弛:2011年的愚人节,相必是我最难忘也是最痛苦的一天,那是崭新的中超联赛首轮比赛,那是我刚刚升为主力不久后全新的开始,在赛前的更衣室我还边抚摸着球衣边憧憬新的赛季,然而比赛仅仅到了第二十五分钟,命运便按开玩笑似的踢在我的腿上,在一阵天晕地旋后随之而来的巨大疼痛使我意识到情况不妙,左小腿严重变形场面惨不忍睹,是短暂麻木过后钻心的刺痛,还是美好幻想的破灭,都在这一霎跌入谷底。随着而来的是病床上的一个赛季,眼睁睁看着队友们在球场上驰骋,想到过去凡是经历了重伤都逐渐淡出赛场,怎能不对未来忧心忡忡?一年的病榻生活,两年寥寥无几的上场时间,与受伤后的心理阴影相比,我更害怕没有踢球的机会。你可以说我是媒体笔下的中国足坛励志哥,也可以说我是浴火重生百折不挠,但我只想说“我只爱能在场上奔跑的感觉,一切因为热爱。”

陈志钊:足球好像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,记得我好像一直都在兜兜转转,为了获得比赛机会,我曾在陌生的香港联赛打拼历练,回到国内加盟南昌衡源,几年里实现了从中甲到中超的冲刺,再到后来在是否留洋上与俱乐部发生分歧,而那时候的我几乎失去了上场比赛的机会,只能靠踢五人制保持状态。终于在2012年获得了登陆巴甲的机会,一个中国人到足球王国踢球,还是传统强队科林蒂安,这在当时一度引起轰动。但幻想与现实有时候还是有些出入的,加盟球队先后两次受伤,与队友训练磨合不足,让我在将近一年里毫无上场机会,甚至传出了高层的种种言论,引进中国球员就是为了开拓中国市场,踢球水平如何并不重要,我本人是一个颇为乐观向上的人,但在陌生的国度还是会无比想念故土的月亮。出场寥寥可数的巴西生活,重新开始的国安经历,回到家乡的广州足球梦,这些都是我球员生涯中难以忘怀的片段,感激是我球员时代一直在做的事,正因为如此,对于艰难挫折我不想抱怨,对于那些阴雨连绵的日子我不想咒骂,因为这些都是艳阳高照的来临前。

2020年这个特殊的春天迎来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降雨,阴沉的云霭、冰冷的雨点,仿佛更加衬托了当下社会状况的悲悯,有些人告别了2019年的冬天,却在2020年的春天伤心欲绝。对于运动员、球员们来说,这或许是一段漫长的“无球可踢的日子”,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,越是没有球踢,越是沉在低谷,就越应该胸怀渴望和希冀。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他才是中国街球王!从民间一路打到男篮国家队,如今退役开川菜馆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